文/孫梓評 又一種新的病被發明了。 我們靜坐、聆聽祂的點名 將半個身子淹進日日上漲的熱 古老住民們曾擔憂不已的天氣戰爭 再度光臨。 甚至等不及一艘龍形方舟到來 我們決定戴上假面,誤認彼此 去最熱鬧的街上 看一尊雕像如何過馬路 或者,審判書寄來的前夕 落日燃燒結果 讓細菌如塵土飛揚 覆蓋我所認為最美的手指 我將等待: 每一扇玻璃都被求愛的眼神敲碎 高速車廂在預言的下一秒斷電 完整文章
文/莊子軒;人物攝影/盧奕昕 你饋贈的霧 是我放在肩上 不知如何拆閱的禮物 秋冬之交,晨霧氤氳的濱海地帶,國中生踩著單車上學,水氣滋潤肺葉,飛沫似的水珠凝滯睫毛,如蛺蝶留粉於葉絨,那重量源於自然的膏澤。霧散後,所見景色仍帶幾分迷濛柔焦感,彷彿生活依舊封藏膠膜之中,未曾啟用。 完整文章
文/張容兒 臺北文學季「我的電影詩‧詩電影」講座的三位講者,都同時與電影和詩密切關聯。導演鴻鴻任教於北藝大電影系,又是關懷社會議題的知名詩人。導演侯季然出身廣電系,拍出的影像作品卻總是帶著詩意。詩人葉覓覓則對影像充滿興趣,不斷探尋文字與影像之間的各種可能。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認為,身為一個譯者、不是作者,就要謹守某條界線。」周丹穎說,「依文本分析之後,那條界線會有變動,但譯者不會取代作者的創造性。」 周丹穎出版過好幾本小說,曾以作者身分拿下聯合報文學獎,另以兩篇英文短文中譯,拿下梁實秋翻譯獎,也出版過一本譯作《駁于連:目睹中國研究之怪現狀》──不知情的讀者,可能完全不會想到這是本瑞士漢學家畢來德(Jean Francois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