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長或短,陪伴臨終的至親至愛走最後一段路

文/瑪格麗特・萊斯;譯/朱耘、陸蕙貽 知道死亡的樣貌,方有能力面對我們至親的離世,而不會因未知而恐懼。 對陪伴臨終者度過所有階段直到彌留的人來說,知道將看到什麼,會對你有所幫助。這樣你就不會那麼害怕,也能反過來給予臨終者更多的支持與慰藉。 在現實中,你光是陪在一旁就有助益的那段期間,是在病人生命最後…

如果不得好死是最惡毒的詛咒,一路好走則是最誠摯的祝福。

文/陳運星 「Thanatology」(死亡學)這個用語,其字根「Thanatos」是希臘神話中「死神」桑納托斯的名字,傳說祂是個美少年,住在冥界,是司掌死亡的神。之後,Thanatology 演變成法律術語的「開立死亡證明書」,屬於探討「死因學」的範疇。 這個Thanatology詞彙,是1908…

放手是一種練習《如果有一天,我們說再見》

Photo from Flickr by Brian Wolfe 文/小野 四月十八日。 今天是媽祖生日。媽媽窗前有一株枯乾的小榕樹發了新芽,嫩綠嫩綠的,我把發了新芽的那一端轉向媽媽,對媽媽說:「枯木發新芽,這就是妳。妳要加油啊!」媽媽望著我苦笑著,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很輕很輕。一輩子為了維持一家和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