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艾爾.狄克 前言 二OO四年十月二十四日 (悲劇發生前一個月) 明天,我的堂弟伍迪就要進監獄了。接下來五年,他都要在監獄裡度過。 我堂弟小時候住在橡樹公園區,我在他還享有自由空氣的最後一天要和他在這裡會合;從巴爾的摩機場通往橡樹公園區的路上,我想像著他被關在康乃狄克州切斯特監獄鐵欄杆背後的景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