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康乃爾.伍立奇 Cornell Woolrich 他本來沒打算走進去。你可以從他突然止步的動作看出來。他臨時起意踩了緊急煞車,好像雙腳突然上銬,一時間動彈不得。若不是招牌在他經過時剛好亮了起來,他可能完全不會注意到這地方,跟天竺葵一般紅的店招寫著「安森墨」,燈光染上了整條人行道,好像有人在街上潑了一整桶番茄醬。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