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台灣過去從未出版譯本的老故事裡,藏著有趣的創意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小說《野獸該死》及《幻影女子》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讀《野獸該死》(The Beast Must Die)的樂趣,和讀《幻影女子》(Phantom Lady)有點類似。 這兩本書都是推理小說,都有死者,都有看起來應該就是凶手的嫌犯,而兩名…

【一週E書】製造懸疑、恐怖或絕望的最好手法,不是直接搬出妖魔鬼怪

文/犁客 不管是小說還是電影,故事的創作者製造懸疑、恐怖或絕望情緒的手法很多,但最好的都不是直接搬出某種妖魔鬼怪,這太低層級太直接了。 真正高明的手段之一,類似這個例子。 魔術師的妻子瑪麗亞車子拋錨,想找個電話通知魔術師──那是沒有手機的時代。她攔到一部公車,司機說她可以到目的地再借電話,但到了目的…

她戴回帽子時又活了過來,又有了個性,就像打開水晶吊燈的開關通了電流

文/康乃爾.伍立奇 Cornell Woolrich 他本來沒打算走進去。你可以從他突然止步的動作看出來。他臨時起意踩了緊急煞車,好像雙腳突然上銬,一時間動彈不得。若不是招牌在他經過時剛好亮了起來,他可能完全不會注意到這地方,跟天竺葵一般紅的店招寫著「安森墨」,燈光染上了整條人行道,好像有人在街上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