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大西克禮(Yoshinori Ohnishi);譯 / 王向遠 幽玄是言語無法表現的餘情,餘情中的隱藏景色。 幽玄不是單純的餘情,也不是單純的美,而是兩者統一之後那種難以捕捉的、美的餘情的飄泊狀態。──藤原俊成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小木,你在幹嘛啦!」嘉嘉尖叫道:「吃麵包的時候不可以用啃的,沒禮貌!要撕成小片,用手放進嘴裡。」小木嚇了一跳,以至於不敢動⋯⋯ 化身二馬中原,馮翊綱在台上讀起他的新書《影劇六村有鬼》中的一篇〈扮家家酒〉。 《影劇六村有鬼》的誕生,實是驚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