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默;圖/鐘麗琴   圓仔花   不管是千日紅,呂宋菊   或者是惹人愛憐的雞冠花   不管它的花期有多長   它能嘻嘻哈哈的永遠醒著嗎   從每年6月到11月   在那180天的進程中   它總是自然天生、無比帥氣   以極其璀璨的美   以極其悠雅的風采   綻放它獨特的奇異的喜悅   /   咱們每天總是十分親切的對著   它那絕對的三角披針形   依稀難以詮釋的美感   完整文章
有一種創作是破格的擬古,有一種文藝是暴君的詩學,這就是楊牧。巧妙掌握句讀,多方化用典故,拿捏意脈的斷與連,又能繼承漢語傳統文體的神韻。楊牧不好讀,但也很豐富,以下是詩人唐捐2018年5月15日在青鳥書店的分享,提供他看楊牧的一種眼光。 葉珊筆下的婉約與抒情傳統 完整文章
延續上週話題。1981年那幾件意外事件,令人哀痛,也令人憤怒,因為它們不是天災,而是人禍,遠航空難如此,外雙溪水難亦然。 外雙溪事件給我的震撼,不僅在於一場災難,更因為出事地點離我大學所在不遠,是課餘郊遊之地,那麼熟悉,那麼親近。想到數百名學生,為氾濫大水沖擊,傷的傷,死的死,就引人唏噓,不,令人生氣。事故發生,全係人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