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最具「生命力」的論述——涂豐恩談余英時的《歷史與思想》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之所以受余英時先生作品的吸引,不僅是深感於先生學識的深厚淵博、行文的親切趣味,更主要是字裡行間的人格精神。 這個人格精神宛如日陽、月光與和風,使讀者心嚮往之,也成為自身的惕勵座標。以余先生在他第一本於台灣出版的論文集《歷史與思想》所寫的自序,更可昭顯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