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岩本茂樹;譯/簡捷 「跟蹤狂」這個詞是什麼時候開始出現在社會上的呢? 請看警察廳彙整的跟蹤騷擾受害統計圖(圖一)。可以看出跟蹤騷擾受害者年年呈現增加趨勢,但二○○○年的件數為零。也就是說,規範跟蹤騷擾行為的相關法律於二○○○年十一月實施之前,日本的紀錄上沒有任何跟蹤狂的案例。 更進一步來說,「跟蹤狂」(ストーカー)這個詞直到一九九五年才在日本誕生。 完整文章
文/王浩威 維莉是某個知名女中的輔導室個案。那一天,她自己踏進了輔導室。 根據輔導老師的說法,維莉進輔導室才一坐下,就哭了。 那一種哭聲,先是啜泣然後嚎啕,最後整個人放開尖叫哭泣,教旁邊的人也都要心碎了。 「我其實……其實是想……當她的朋友、她的好朋友而已。」維莉坐在椅子上,身體都扭曲了,直直吶喊著,間歇地吐出一些字眼。 完整文章
文/張之維、湯子慧 自1995年陳雪出版第一本小說《惡女書》,奠立了她在台灣同志文學的一席地位。逾20年的寫作,也逾20年情感上的碰碰撞撞,與早餐人一度分合,終於在6月3日完成了同性伴侶註記。而她的作品卻已然從同志文學跨度到另一個領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