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情結不必然高亢激昂,卻可能天真卑微得令人心疼

文/ 劉紹華 民族主義在當前中國所展現出來的具象,最明顯的該是愛國主義。還有其他各式各樣的表象,包括一切以流行語「高大上」(高端、大氣、上檔次)為目標的發展主義與消費行為,以及晚近出現形形色色致力於貢獻付出的志願者現象。 「愛國」究竟是個什麼概念?在臺灣,對很多人來說,「愛國」似乎是個髒字,不敢、不…

漫畫並不膚淺,超級英雄也反應了現實

文/臥斧 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同意後轉載 有回做了個介紹美國漫畫一些超級英雄的講座,講到一半時,俺忽然發現聽眾們的表情有點微妙。 難道俺講了什麼不該講的東西?──現場聽眾當中有一位未成年的小男生,但俺已經注意不講限制級內容了呀(其實本來就沒什麼限制級的內容啊⋯⋯)──帶著疑惑整場講完,與負責活…

馬家輝:顛倒過來讀金庸

文/馬家輝 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轉載 1. 黃碧雲的讀法 原來整整三十年前黃碧雲談過金庸作品。咳,應該說是罵,不是談。 她論《書劍恩仇錄》,說「陳家洛悲壯的『犧牲』兒女情亦是庸俗的『男兒』、『英雄』感性。也因為這段戀情的陳腔濫調,加上才子的文章,戀情使大眾很安心,成為佳話。因為現實從來沒有這樣…

在她筆下,那些「被消失」的聲音終於被聽見

文/陳相因 二○一五年秋天,當瑞典皇家學會宣布當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為斯維拉娜.亞歷珊德羅夫娜.亞歷塞維奇時,著實「攪亂」了俄國文壇一池春水。 亞歷塞維奇的創作慣以新聞文體和紀實報導形式呈現,文本常用第一人稱敘述者陳述,用字遣詞往往以口語為表達形式,擅用強烈情緒的修辭色彩,故事情節緊貼著重大歷史與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