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懷舊是去蕪存菁的過程,去除記憶雜質,留下最珍貴的事物。年老懷舊是幸福,但如果整個年輕世代,三十五歲就在緬懷過去,代表怎樣的訊息?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到《我的少女時代》,我們為什麼如此渴望回到過去? ──《我們的那時此刻》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打從與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同名新書出版時,我們便滿心期待採訪楊力州,好不容易等到專訪時間敲定,《我們的那時此刻》也已上映了一段時間,不僅專訪陸陸續續都已刊出,臉書動態時報也被楊力州映後座談相關訊息洗版,以為片子票房太好,他忙著處巡迴座談與受訪,結果是忙著「催票」。 完整文章
文/楊力州 《梁山伯與祝英台》這部片,是因為在六○年代,這部女扮男裝的電影,現在看來還是相當前衛。 女兒身的凌波反串現象,在當時如此受歡迎。仔細回看當時新聞片裡人山人海,想要從中判斷影迷是男是女,似乎很難;而電影裡凌波反串的男性形象,我認為是一種情人的理想原型──「他」堅毅不霸道,「他」溫柔卻不柔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