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凱特 我一點也不了解母親這個人。 比方母親會用閩南語說自己以前是「做田人」,而不用國語自稱「務農的人」。說自己做小姐的時候讀很多詩詞,卻會訕訕地用國語念著我課本上那首〈憫農詩〉,羞赧地問我念得標不標準,並因此換來對其口音的恥笑時,不知道對誰抱歉似地說:我國語讀了無標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