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荷妮;譯/袁育媗 我半信半疑地開始了第一次心理諮商。大概是美劇看太多,原本我想像的心理諮商是我躺在長沙發上,心理師和我一起探討我的小時候,透過諮商讓我發現自己沒察覺到的心靈創傷。我小心翼翼推開門,一位女心理師用燦爛的笑容迎接我,她看起來年紀跟我差不多或大一兩歲。我當時壓根兒沒想到我倆將開啟兩年多的緣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