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隊長經過,看見一名士兵帶著一隻企鵝站在路旁。 「帶牠去動物園。」他下令。 幾天後,隊長開車經過,又看見那名士兵帶著企鵝在路邊。 「你是怎麼搞的?」他說:「我不是叫你帶他去動物園了?」 「報告隊長,我們去過動物園了,」士兵回答:「還去了馬戲團,現在要去看電影。」 《企鵝的憂鬱》這部奇妙的小說,與這個笑話有點關係。 完整文章
文/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 季瑪.蘇夫朗科夫,當時五歲。 現在是機械工程師。 在此之前,我只怕老鼠。但當時一下子出現了那麼多可怕的東西!成千上萬種恐懼…… 在我童年的意識裡,「戰爭」這個字眼遠不如「飛機」對我們的打擊更大。「飛機!」媽媽趕緊把我們從炕爐上抱起來。可是,我們害怕從炕爐上下來,害怕走出屋子,她剛把一個孩子抱下來,另一個又爬了回去。我們—一共有五個孩子,還有一隻可愛的小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