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探求的,是大時代、大敘事情境下,『人』的自由如何被釋放。

文/蔡旻軒;人物攝影/Wu René   真正的□□是不會輕易被一個字詞決定的   吳晟曾指出瓦歷斯.諾幹的離返有如「返航鮭魚」,看似命定的離與返,除卻必然更需要一些契機,幸得這場離/返,帶我們看見「泰雅」如何 (被)流轉。 出走的首要衝擊在於體悟差異,即便差異早於認知之前,可只有在被感知以後,差異…

出於一種寬厚之情:陳柔縉與《一個木匠和他的台灣博覽會》

文/阮芳郁;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1935年的臺北城,曾經上演一場名為「台灣博覽會」的盛大慶典,從城內、西門乃至大稻埕町,街坊鄰市,無一不忙碌籌備著。博覽會不只展示了物件,更顯現了文明與現代,權力與差異的重重糾結。隨著博覽會的結束,物件與展品被置回原處,此後,是否還留存了其他、足以拼接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