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宮澤賢治;譯/劉子倩 某個週六的傍晚,一郎家收到一張奇怪的明信片。 兼田一郎先生 九月十九日 得知您心情愉快,非常好。 明天有一場麻煩的裁決,請來一趟。 請勿帶飛行工具。 山貓[1]敬上 內容如上。字跡很醜,墨汁淋漓甚至染黑了手指。但一郎非常開心。他偷偷把明信片藏進書包,在家中蹦蹦跳跳。 鑽進被窩後,一郎想到山貓喵喵叫的花臉,還有那個據說很麻煩的裁決,直到很晚都睡不著。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葉書 はがき】 要是讓日本人選擇的話,一定會選「葉」字了,因為跟隨風飄搖的樹葉一般,給送到信箱來的紙片,始終有點「意外」的感覺。所以,當網路普及以後,日本仍然有很多人選擇這一種通信媒體。 完整文章
把明信片寄出去,作為旅行的紀錄;讓明信片寄回來,成為永遠的回憶。 一張手繪的卡片‧一股旅行的期待‧一份超越千里的情誼! 這不是一個人寄出去許多明信片的紀錄,而是許多人寄回來一張張明信片的故事。書中的明信片得來不易,帶走明信片的人必須記得出發時在行李箱中放進這張卡片,必須讓它跟著遊歷千百里、橫渡萬重洋,必須記得到了目的地貼上郵票寄它回來──而它還不一定回得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