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以智可謂是中國十七世紀與王船山齊名的儒學大師!他們倆人可說為他們的時代做出了不同的貢獻!正如王船山被稱為東方的黑格爾,老外經常將他和方以智並視為早期中國啟蒙思想極為重要人物看待!從思想史和易學史的角度而言,王船山提出了他的歷程哲學史觀,而方以智則提出一多相貫,公因反因等非常具有啟發性思想的哲學睿智!為中國現代易學與哲學的發展,貢獻了他們的心力,開出了新的格局! 完整文章
在華人文化的信念裡,讀書人十年寒窗,一旦中得科舉,出任朝廷,便思一心報效國家,服務社會,造福人群。所謂「仕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呼?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質言之,古代儒者均乃以天下為己任,內心懷抱的胸襟,乃是為國為民;絕不以自己的榮華富貴為努力的目標。換言之,張載的名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乃是儒者應有的本懷與抱負! 完整文章
管理最高境界是不戰而勝──曾仕強 百年來我們心中一直認為只有西方有管理學,所有的管理者大都一直只把西方的管理學奉為圭臬!認為這樣的西方理論乃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可以放之四海皆準,可以讓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國家,所有的公司與機構所遵循,因此乃是具有普世性價值的學理。就在此種信念之下,華人很少動念去思考其他管理學的可能性,更別說去建構屬於自己民族文化的,各別不同的理論了! 完整文章
哲學家與動物有甚麼關係? 為何他會特別對某種動物感興趣? 亞里斯多德談閹雞學,阿蘭談知更鳥的差異學,克特西亞斯談獨角獸神話力量,奧古斯丁談孔雀的不朽性,阿維森納談〈百鳥朝鳳〉的三十隻鳥,培根談螞蟻、蜜蜂、蜘蛛等不同類型的學者、柏格森用甲蟲來談生命生態的自然模組、西賽蘿談鶴的飛行動力學以及動物存在的目的,德勒茲談個體化、類型化和魔鬼化動物和璧蝨! 完整文章
當凡夫體悟到自心理智不二之時,便與諸佛同一體性、同一境界、同一智海。──李通玄 初唐學者李通玄是一位跨文化的成功轉化西學(印度學)者!在突顯中國學的難能可貴處是:他提出以文殊之智慧學為核心,做為東方佛學的教法的華嚴學,本質上超越印度原本以西方極樂世界,為核心的淨土教法,比起那種充滿痛苦、煩惱世界的淨土觀,華嚴學的內容可說有興味的多,而且也更符合我們中國的國情現實,和普遍性的感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