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話說最近文壇的核心組朋友在討論「能不能無償寫作」,本魯一介邊緣人,竟也意外被捲入漩渦,不慎被小牙籤戳了一下(這話怎麼有點耳熟?貌似我大宇宙司令韓總也說過)。這事起因約莫是某些網站的專欄,將作家區分等級:簽約特稿作家有錢領,而無名小咖的投稿就被當成讀者投書而淪為無償寫作。 完整文章
文/呂世浩 只要稍有歷練的人,應該就會知道「聰明」和「智慧」其實是兩碼事。 我先講個故事吧! 從前有一對小兄弟,每天跟著私塾老師讀書。有一天老師要去城裡辦事,卻怕他前腳一出門,兩兄弟後腳就跑出去玩了。於是老師想了個方法,交代作業叫兩兄弟背書,等他中午回來要考試。 可是要他們背什麼書呢?手邊有的書,這對兄弟多半都背過了;手邊沒有的書,回來也沒辦法考試。老師靈機一動,那就叫他們背《黃曆》吧! 完整文章
這幾個月文白之爭戰到遍地烽火,我這專欄或別人的專欄每天洗版引戰,但論戰這詞說起來大旗昭昭,其實也不過就貴圈的小茶壺小事件,可能真的像鄉民那句名言,喊聲時萬人響應,實際上不知道幾人親臨到場。 完整文章
之前我幫「讀冊生活」規劃了一個跨領域的書展,其中一個子項是「跨倫理」,相較那個什麼部長亂嘴的「男女有別是我國數千年以來固有傳統」的練肖話,事實上像失序亂倫這類事件,在古典時期才是從來沒有少過。但說起先秦時期幾個浮花浪蕊著稱的飄撇女性,那還真的宛若鄉土劇一樣動魄驚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