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金草葉;譯/聯經出版;筆訪/愛麗絲 如果科學技術能打造完美人類,充滿完美人類的世界就是烏托邦嗎? 完美無缺的人類,是能夠彼此相愛的嗎? 真正的愛與烏托邦是什麼樣貌呢? 母親因懷孕放棄自己的職業,卻罹患產後憂鬱留給子女無限傷痕。 如果母親過世後,女兒能透過「心智連結」,理解自己從不知道的母親,傷痕是能夠被修復的嗎? 已婚女性的育兒處境、付出與犧牲,是理所當然的期待嗎? 完整文章
文/奧里亞娜.法拉奇 他拿起一張紙,以一種介於莊嚴跟開心之間的口吻說:「夫人,恭喜妳。」我自然而然地糾正他。「是小姐。」這句話彷彿打了他一巴掌。莊嚴跟開心都不見了,只用刻意的冷淡眼神盯著我,並回答說:「喔!」他接著拿出筆,槓掉了太太,並寫上小姐。就這樣,在一間冰冷的白色房間裡,透過一名白衣男子的冰冷聲音,科學正式宣告了你的存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