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致豪 ╳ 林立青──當我們討論死刑

整理/陳琡分 「你天天讓受刑人摺紙蓮花,摺二十年,就會變好人嗎?」 律師黃致豪在與作家林立青共同出席《死囚的最後時刻》座談會時,與現場來賓分享了這句話。「這是我的一個當事人,在他死(伏法)前、最後一次在最高法院所講的。」死囚自是罪無可逭,然這句話,或許也可看出台灣從政府、社會到民眾,對死囚議題的迴避…

無論你支持或反對,都應該聽她談談她的工作──見證死刑

文 / ROY LUO 一位年輕的警察於執勤中被殺身亡,全國一片譁然,不意外地,殺警唯一死刑再度被提出,如同之前也有過的:虐殺孩童唯一死刑、酒駕唯一死刑…如出一轍。 人有多少創意,就有多少種致人於死的方式。生活環境的變遷、社會成就的懸殊、各種壓力的毫無出口…導致兇案越來越殘暴,越來越令人髮指,還記得…

我開始對他有好感、想要認識他了。然後他就死了。

文 / 郭霖 這本書很特別,可能是我至今讀過最…該用感傷來形容嗎?或者我該用惆悵、或是無力感?很難找到一個精準字眼形容。我遵循以往的閱讀習慣,找到自己的切入點。結果這本書有靈魂,它在挑戰我的價值觀,它每一頁都在測試我的立場,當我做出選擇,它會反問「你確定嗎」?笑笑的像挑釁,但我知道這不是它本意。它只…

我們先不辯論,安靜看《死囚的最後時刻》

文/陳泓名原載於【Mediumedium】,經同意轉載 然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一無所有。 這個是一個十分優秀的作品,透析了獄中內容、角度以及不一樣的想像。 從被判刑的那一刻開始,作者蜜雪兒的工作便開始了。做為一位在德州的監獄記者,在書中最訝異的事情其實是來自於,她並非一位特定支持、反對死刑的記…

在美國冥河擺渡的工作備忘錄—《死囚的最後時刻》

文 / 班傑明(Benjamin Shafon) 希臘神話中,厄瑞玻斯和尼克斯有一位孩子,稱呼為冥河擺渡者卡戎 (Charon)。冥界外,有好幾條湍急的河流,其中一條叫做阿克倫河 (Acheron),卡戎就在這條河上做擺渡人,如果經過這裡的死者不給卡戎擺渡錢的話,他就會冷酷的把死者的靈魂扔進冥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