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伊妃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任何一具「無名」屍,因為每個人都有父母、家人跟孩子,都曾有一個被記住的名字,都溫熱地在這個世上活過、存在過。 其實,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人會想要讓自己成為一具無名屍。想想看,一個獨居老人,最後決定走上自己結束生命的這條路,是多麼孤單、多麼無助?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祂想要用這麼悲傷方式寫下自己人生的結尾?讓自己的歲月成為一個冰冷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許伊妃 曾經,家人因為這一身黑制服,對我充滿了質疑跟不諒解;直到我們一同參與了親友的後事,他們看見了我工作的樣子,也看見了黑制服閃閃發亮的那一面。 有時天還沒亮,我就要趕著出門工作,媽媽在背後大聲碎唸:「妳做這個工作真是見鬼了,多早都要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