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鳳梨 夏天尚未到來,氣溫已經飆升至三十度。十一點四十五分,公館附近的文青們還沒開始活動,街道還維持著住宅區的居家感,但我走得很焦急,因為我趕著參加「台北城市散步:濃縮文青日」活動,現在已經來不及趕上活動開始時在微光咖啡的花茶了,所以有點遺憾。趕到集合地點,發現導覽隊伍剛出發,我快跑加入隊伍後方,溫州街巷道裡出現這麼一條長長的人龍,是難得一見的情景。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走入臺灣大學周邊的溫州街小巷,放眼幾乎都是低矮而略顯凌亂的公寓,也難怪帶領這一次臺北城市散步「臺大溫州」場次的詩人楊佳嫻笑說,要逛遊這一帶,得要多用點想像力,才能體會巷弄街廓的歷史味道……。 即使如此,這個區域的歷史意義,仍是不容小覷。完整文章
文/石芳瑜(永樂座店長) 哪裡都不能去,也不必跑三點半的上班日,讀一些介紹他鄉的書籍相當療癒。但是不要讀旅遊指南,特別是把食物拍的色澤明豔動人的書,讀起來會讓人怒,畢竟不是每一個到不了的地方,都可以用食物。 讀太宰治的《津輕》意外令人愉快,毫不陰沉,也不會讓人想死,反而被他的戲謔、滑稽的「無賴派風格」逗得很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