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十幾年來,我聽到愛滋依然不經意怔了一會兒的那些時刻

文/羅毓嘉 十二月一日是世界愛滋日。愛滋還在。我的感染者朋友們還在。還在這個依然有著差異與歧視的世界,而日子過著。日子過去。這一陣子我斷斷續續寫了些關於愛滋的文章,我不斷想起去年六月底那位當時素昧平生的大鬍子,想起他跟我說自己是 HIV positive 的西雅圖,陽光明媚的下午。 想起十幾年來,我…

這個社會暗示著,身為胖子,代表你浪費資源、丟失理性

文/蔡培元 二〇〇六年,一個朋友寄給我下面這個新聞 1: 導致地球暖化?胖子被汙名化 一開始,我們說他們習慣不好,搞垮身體,應該戒除;接下來,我們說他們令人反感,不想跟他們為伍;然後,我們又說他們浪費好多我們的錢,所以,或許他們該繳額外的稅款,因為別的美國人可不會跟他們一樣,過那種墮落的生活。 我們…

面對壓力,「不正常」才是正常反應

文/洪培芸 《時代》雜誌譽為「二十世紀五大聖人」的印度哲人,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murti)曾說:「能夠在病態社會裡適應良好、遊刃有餘的人,真的是健康的嗎?」 這段話不僅是當頭棒喝,更是暮鼓晨鐘。他認為,每個人都應該要透過「自我認識」,從限制、恐懼、權威及教條當中解放出來。 是啊!在高度壓力…

「我的外貌沒變,但心智卻慢慢走樣。」

文/鄭淳予(本文作者為腦科學博士暨腦神經科臨床醫師) 就在我為本書撰寫導讀的此時,「腦科學」界極為重要的新藥試驗正面臨空前慘烈的挫敗。面對「失智症」這樣的大腦神經退化性疾病,目前還沒有真正能治癒翻轉的方法,二個被醫界寄予厚望的大型研究,以治療阿茲海默症的新藥臨床試驗為目的,正式宣告失敗,也連帶使得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