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試讀 讀畢飛宇《造日子》時,一讀數嘆,心想,這般野趣橫生的童年時光,不當小說家也難。這話有語病,人生閱歷不等於寫作能力,寫作功力與童年往事也不畫等號,但每次讀到作家筆下豐富多彩的童年青少年,我便羨慕不已,覺得擁有這些創作養分,起步就比人家早,這些童稚回憶拉牽出來的線條,足以編織成好幾片文字網域,彷彿豐饒母土,栽種收穫源源不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