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瑪‧史卓伯;譯/陳佳琳 伊莉莎白與安德魯的臥室太熱了。三扇窗戶都已經打開,還有一台循環扇左右擺動,但室溫依舊過高。伊吉帕普已經棄守牠平常在大床睡覺的老位子,跑到窗台打盹,伊莉莎白非常羨慕。空調在地下室。安德魯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就是他們總會等到熱得受不了,才會將空調搬出來。哈利出生前的某一年,他們甚至等到七月十五日。伊莉莎白踢開被單,翻身側躺。 「我還以為下雨會涼快一點,」她說。 完整文章
文/鄭雅文 攝/簡子鑫 每個時刻的河岸都是不同的,早晨水鳥飛過水面,午後的陽光照亮空間,黃昏水鳥歸巢,一旁的仙人掌悄悄開了花。傍晚五點,老闆洪璽開匆匆地從河岸對面跑來,最近白天他都在施工新家,接近天黑才能到「小廢墟」工作,拍拍身上的木屑,忙了一個早上,累癱的他扶著欄杆開始聊起自己的咖啡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