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洪啟軒;攝影/盧奕昕 記憶張口 約訪前,我請楊錦郁老師挑選受訪地點;我們約在光復南路巷子的咖啡店,一進門老師便說這位子光線好,又那位子適合你寫字,一眼就能認出那眼底充滿人生故事的歷練。服務生送上菜單,還沒翻頁,楊老師又啟口:「這裡最有名的,是舒芙蕾。」 完整文章
喜歡讀走路的書。有的書整本在走路,像蔡逸君《跟我一起走》,如卜洛克套用其小說書名而來的《八百萬種走法》,當然也包括經典的《浪遊之歌:走路的歷史》。或者在書裡有人走來走去,如房慧真的幾本散文,或張大春短篇小說〈走路人〉,讀來皆興趣盎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