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貓的人常會自認「貓奴」,但養其他動物的比較不會聽到這樣的說法,人類的自我本位思考,一直認為是自己馴化了犬、馬等動物為自己工作。事實上,人類不但馴化動物,也馴化植物,許多目前視為日常的糧食作物和水果,其實原來都不是這樣子的。馴化的歷史漫長複雜,牽連甚廣,不過目前也有學者提出新的看法:不是人類馴化了動植物,而是這些動植物馴化了人類──這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文/何榮幸 過去三年多,每一次跟南臺灣石化工廠附近的人們告別,心裡總有股難以言喻的淡淡哀傷。這片土地已經與石化工廠整整共存了近兩萬個日子,我們能做的,就是用一千多個日子見證這片土地承受的哀傷,以及發現在絕望中奮起的公民力量。 沒有這一千多個日子的南北穿梭,我們不會深刻看見這樣的對比與荒謬: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告知 こくち】 「告知」的語感跟「宣判」極其相似。所以,被醫生「告知」了,就很難不埋怨大夫的殘酷,雖然他只是履行例行公事,說出事實罷了。 用當代日語,說「告知」一般只會有一種內容:癌症。如果有人說「我父親被醫生告知了」,老先生得的肯定是癌症,而且很可能是末期的。 完整文章
文/辛達塔.穆克吉;譯/莊安祺 重症須下猛藥,否則無解。 ──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哈姆雷特》(Hamlet) 癌症始於人,也終於人。在科學的抽象觀念中,有時很容易忘記這基本的事實……醫師治病,但也治人,這個專業的先決條件有時會同時把醫師拉往兩個不同的方向。 ──瓊.古德菲爾德(June Goodfield),英國科學家、作家 完整文章
文/楊勝博;人物攝影/汪正翔 早晨剛開店的明星咖啡館,我們拾階而上,將炎熱的氣候阻擋在店面之外,坐進了二樓窗邊的座位。窗外不時傳來人車經過的聲響,就像是每天在島嶼上只聞其聲,未曾進入我們視野,卻真實存在的人事物。先前走過的每一道階梯,也讓我們來到了這裡,一如每個人的生命,過去的所有經歷,形塑了現在的我們,《驟雨之島》作者的人生經驗也是如此。 顧德莎與驟雨之島的誕生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面對未來,大家都想希望掌握機先,但往往趨勢只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上。「我相信能力是普遍分布,但機會則否!」曾任白宮科技創新顧問亞歷克.羅斯(Alec Ross)在「看見大未來,國際大師論壇」演講中說得坦白;這也是他有機會近距離觀察型塑未來世界力量之後,願意將觀察整理成《未來產業》一書的原因。 現年 44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