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被殺了,那就是小松殺的──」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年僅二十一歲的女大學生豬野詩織,遭人於日本埼玉縣 JR 桶川站外刺殺身亡。 豬野詩織生前向朋友訴說,自己不斷遭到前男友小松的暴力恐嚇與跟蹤騷擾。不肯坐以待斃的詩織,決心前往埼玉縣警轄下的上尾署報案,卻被警方以不介入民事糾紛的藉口,給拒於門外。 完整文章
文/賴芳玉(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出版社寄來這本書稿,我因某種複雜情緒,把它擱在辦公桌角落,直到許多個日子後,埋在厚厚卷證、文件堆中,不復看見它,遺忘為止。出版社不斷來電催這篇推薦文。我才又嘆口氣,請助理找出這本書稿翻閱。 完整文章
文/董秉哲 然而故事的進展……喔不、或者可以說這故事根本毫無進展,事情到了最後,沒有真相,殺人犯 C 給記者 M 的最後來信中,似乎又將故事推展了下去,順勢鬆開了箝制在原有的謀殺案上的情、理、法之鍊鎖,語言和文字的幻術再度讓真實成為了沾滿懷疑色澤的泡影。事實並不存在,沒有事實。唯一的事實早已隨著遙遠的屍體而逝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