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怪熊 你時常「無言」嗎?生活中大小事不請自來,穿插跳接,時常讓人僅剩一張都嘴淒慘無言。過去黨國一體的教育、文言文聯盟迴護的國文教育多半認為「古典文學的傑作歷經千古的汰蕪存菁竟能傳後至今,已成文章之典範,足以見證中文之美可以達到怎樣的至高境界」,只願意承認那套精鍊與深沉,非得要學生熟悉不可。 完整文章
採訪/路那、栞;整理/栞 辻村深月以《時間停止的校舍》出道,目前在台灣的已有七部翻譯作品,雖然不盡然是推理小說,卻往往藏著推理的技巧,作者本人也期盼被視為推理小說家。她提到自己創作小說時,通常都不會先決定結局,才能讓故事有其特殊的樣貌,而且自己對於推理的定義相對寬鬆。只要有謎團、秘密或機關就可以當作推理小說。因此自己的作品雖然在謎團方面稍微薄弱了些,在創作上卻相對自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