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離群索書】女人從罪中解放的那個瞬間,最值得入畫

《繁花將逝》是一部特別的犯罪小說,破案者,不是什麼偵探或警探,而是畫家,以美人畫馳名的畫家。 畫家名叫茂次郎,他揭穿案情,靠的不是挨家挨戶大規模的訪談調查或科學鑑識。 先是直覺。如同一見鍾情,畫家往往一眼從女子的外形便嗅出犯罪氣息,進而藉機邂逅,交談,要求對方當模特兒。或在女子家中,以明察秋毫之眼,…

為什麼我們還記得湯英伸呢?

文╱張娟芬 9/16 九月十六日,出現二○一○年第一起死刑定讞案例。 9/23 九月二十三日,出現第二與第三個定讞個案。 9/24 為什麼我們還記得湯英伸呢?都已經二十幾年了。 那一期的《人間雜誌》是灰黑色的調子,依稀記得那悵惘的感覺,讀完了以後,最希望一切都沒有發生。救援失敗了以後,《人間雜誌》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