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溫蒂.伍德;譯/劉復苓 我和同事大衛.尼爾決定透過實驗來測試這一點,對象是人人都愛的電影院高價零食。[26]我們到學校附近的電影院發爆米花給觀眾吃。放太久的爆米花雖然不怎麼好吃,但還不致於會讓人們肚子痛,所以我們爆了一大桶爆米花,然後在實驗室放一個禮拜,製造出口感不佳的過期爆米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