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當想指責老婆的失誤時,也是有方法、有技巧的。 例如:在冰箱裡發現過期的食物時(明明男性腦連放在冰箱最前排的東西都找不到,但卻很擅長從冰箱深處挖出過期食品),絕不能直白地說出:「這過期了,真浪費!」之類的話,別像古時的大官微服出巡那樣立刻亮出官印。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女人的大腦一旦產生同理心便能夠抒解壓力,因此,同理心正是給對方大腦的最佳禮物。 換言之,女人的交談就是把「日常生活中的微小體驗」做為禮物送給對方,而接收的一方則回送同理心,以「片刻的療癒」做為回禮,也可說就是一種同理心的禮物大會。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女人之間的戰爭,是男人看不到的問題之一。 女性腦彷彿能夠鉅細靡遺地掃描、感受半徑3公尺內的範圍,在無意識之中佔據主導地位。一旦無法照著自己的想法控制此空間範圍,便會陷入「被忽略」的感覺中,引發焦慮與不滿,導致壓力不斷累積。 婆媳彼此不爽,就屬於這種「控制領域」的衝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