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瑪蒂.蘭妮 那個房間人潮像大海。喧鬧的聲音幾乎要震破我的耳膜。我掃視了一遍那個房間,想要尋找一個安全的角落。我的胃開始痙攣,呼吸變得急促,我想要逃避。我的丈夫麥可卻看見了他想要打招呼的朋友。他很興奮,他喜愛聚會。他穿過擁擠的人群,一路上都在微笑、點頭。我徑直走向洗手間,待在那裡,欣賞著壁紙、手巾和肥皂,我真的很喜歡設備完善的洗手間。我開始放鬆,我的胃也開始放鬆,我的呼吸恢復正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