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易臉紅的精神科醫師:只要想著「那又怎樣」就好

文/金昞秀;譯/黃莞婷 我很容易臉紅。每次演講結束後,若有聽眾邀我合照,我會很開心,因為這表示聽眾對我的演講內容感興趣,並且很專心地聽完講座。不過,高興歸高興,我還是有點尷尬,雖然滿臉笑容擺出了姿勢,但在按下快門的時候,我還是會臉紅,暴露出內心的緊張。原先我不知道自己一害羞就會臉紅,直到身旁的人說「…

社交恐懼症患者最不想透露的事,偏偏總會讓人一眼看穿

文/史考特.史塔索 為什麼別人對我們的看法會影響我們的微血管循環? ──達爾文,《人與動物的情感表達》(1827) 臨場焦慮有時像是特別為你設計的惡作劇,好羞辱你。 ──馬歇爾(John Marshall),《社交恐懼症》(1994) 《精神病症診斷與統計手冊》把社交恐懼症分為兩類:特定性的與廣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