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許多年前,自己摸索著練習寫小說的時候,寫過一個短篇,叫〈十一月的雨〉。 那時練習寫作有很大比例的原因在於「好玩」──有人寫過那樣的故事,俺能不能也寫寫看?某一類故事似乎有種規則,俺能不能故意不照那套規則、但寫出同一類的故事?──總之那時想的大約就是這類事情,覺得做來有趣。 完整文章
文/臥斧、陳浩基;整理/莊瑞琳 為什麼作品是這樣寫的? 陳浩基:從臥斧兄的後記和部落格文章,我們知道「碎夢三部曲」最初是一部作品,原設定是「主角解決事件後一併獲知自己身分」,感覺上前者為主,後者為副,但變成三部曲後,後者反而成為貫穿三作的「終極謎團」。可以請您說一下這改動背後的想法,以及難處嗎? 完整文章
因為「華文推理馬拉松」的緣故,這回閱讀榜上華文推理作品相當多;除了大家熟悉的陳浩基(作品全數上榜!)以及臥斧,華文推理馬拉松也讓人發現更多值得一讀的在地作品,有的探索社會案件的內裡,有的爬梳歷史事件的始末,有的反應台灣及香港的現實氛圍,有的根本像是預言。 而這些作品,會讓人真切而深沉地理解:能夠平凡而自由地活著,其實是件珍貴、得來不易的事。 完整文章
文 / 文字工作者 栞(https://twinsyang.net/about) 金車文教基金會一直是華文推理創作與閱讀相當重要的推手,不管是接手舉辦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或是與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合辦推理創作課程等,都占有一席之地。剛出版《螞蟻上樹》的臥斧與《炒飯狙擊手》的張國立以及兩人的責任編輯冬陽,這回也來到金車文藝中心,與讀者暢聊華文推理的現在與未來。 什麼是華文推理? 完整文章
文/栞 原載於「關鍵評論網」,經同意轉載 今(2019)年的台北國際書展眾星雲集,不僅國外來台作家數量創新高,本土作家的講座場次也不遑多讓。剛出版《螞蟻上樹》的臥斧與《炒飯狙擊手》的張國立,就在國際書展會場的黃沙龍,暢談兩人的新作以及華文推理在台灣的發展與他們的想像。 料理X推理的提案誕生 完整文章
詹姆斯○○七沒有先動筷子,而是低聲在女子耳邊說了些什麼,接著微微拉開距離,像是等著要看女子會有什麼反應。 女子舉筷,挾了螞蟻上樹;詹姆斯○○七嘴角帶笑地看著她把螞蟻上樹送進嘴裡,下一秒鐘,他忽然眉頭緊皺,抬起頭來。 有什麼不大對勁。大強是個有經驗的接待員,沒等詹姆斯○○七招手,就已經在桌邊站定。 「把章主廚給我叫過來。」詹姆斯○○七壓低了音量,但壓不低聲音裡高漲的怒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