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日嵯峨子、瀟湘神 未壹做了個夢。 夢裡是沒見過的和室。一盞盞油燈燃燒著,映出色彩濃烈的和式情調,在晃啊晃的燈火裡,豔麗而奪目。光影中他看不清細節,就像從琥珀裡往外看,蒙上了一層濃稠的金黃。 但他喜歡這種感覺,就像處在一種缺乏時間流動的纖細寧靜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