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士博 我挑選了一幅當地藝術家的蠟染畫作品,滿欣賞的,但開價一萬二西非法郎,經過一番講價,老闆一直不肯讓步。最後我脫口「那我買三幅,算我三萬!」心裡還在猶豫,如果老闆答應,我還真不知道其他作品有沒有我中意的……但老闆立刻拒絕了,我只好放棄。走離那攤位沒幾步路,老闆追上來,手裡拎著我看上的畫作,「一萬!」 驚喜之餘,我也納悶:「三幅三萬不願意,一幅一萬卻可以?」 完整文章
文/謝仕淵 國手的自力救濟 臺灣的棒球國手雖威名顯赫,但因政府對棒球運動的支持有限,棒球協會每每為了經費問題而大傷腦筋;國手名銜固然風光,但令其安心投入國家隊集訓與比賽的「安家費」,則略顯不足。再者,50年代臺灣社會尋常民眾的出國機會,並不比中樂透高多少,在高關稅限制下,稀有的舶來品成為臺灣店家櫥窗中高不可攀的奢侈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