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因為一場爆炸,此生與一幅畫有了牽扯不清的關聯;有的人因為政局丕變,被迫在無法離開的飯店裡度過原本無憂的貴族人生;有的人靠著攀附權貴與大膽詐騙,在三十歲之前就過足不事生產但窮極奢華的日子;有的人敘述自己平凡境遇,但引起全球無數人的同理共鳴。 每個讀者選擇閱讀的故事都不相同,每個故事都是角色的一段人生;角色或許是虛構的,但從中生出的體悟與學習,都是真實的。 完整文章
文/ 湯姆.萊特、布萊利.霍普;譯/林旭英 拉斯維加斯,二○一二年十一月三~四日 那是溫暖、晴朗的十一月。傍晚六點,知名饒舌歌手普瑞斯(Pras Michél)走向帕拉佐皇宮飯店(Plazzo Hotel)五樓的總裁套房。 普瑞斯敲了敲門,房門打開後走出一位穿著黑色燕尾服、面帶笑容的肥胖男子。男子臉上泛著油光,微微冒汗,大家都叫他 Jho 完整文章
管理自我,而不是管理時間。時間或因其同質、空洞宛若拿鐘錶即可測量深闊的容器,讓我們誤認時間管理是克卜勒問題(堆積最佳化)的變體,差別只在於,過去是一單位時間堆積越多待辦事項越好,晚近則從計量衡量的生產力轉向生產力的品質。大家開始關心工作術,微妙地遺漏了,台灣從勞力密集的代工國家勉力抬臀移向高品質勞力密集的代工國家,或是資訊服務業、公關,或媒體等操作符號的產業,這個過程所拋下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