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秋風了,整個週末假期都窩在窗邊讀書,讀累了就到公園走走抓寶。有時候覺得日子過得就像果子離新書《散步在傳奇裡》。這書的封面上有一段話,讓人羨慕:「我住在簡單的地方,簡單地生活。時代向前走,興衰起落,自有調節,我還是散我的步,讀我的書,寫我的,平靜生活。」 完整文章
不要作弊,憑直覺,回答:最喜歡哪部國片? 如果這樣問,我可能回答《藍色大門》。從電影院出來,片子裡透亮的陽光,青澀的青春,就壓縮成一個影像檔,長駐在我往後的歲月裡,一想起來,走路不覺輕快起來,哼著歌,好似赴一場約會一樣,愉悅,無負擔。 完整文章
文/楊照 過去二十年中,我們所得到的真正結果是,偉大的電影不見了。但是這偉大的電影不見的事,是「本來對的事」發生了:電影回到它本來的權威角度,權威的、集體的角色。 這二十年的電影,愈來愈看不到我們想像當中以前那種了不起的導演。因為這些導演都死光了嗎?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呢?他後來拍的電影就再沒有我們以前感受到那種電影的魅力。科波拉(Francis For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