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布魯斯.史普林斯汀;譯/洪世民 《河》是我第一張將愛情、婚姻和家庭小心地移往舞台中央的專輯。第一首錄好的是〈輪盤〉(Roulette),描述一個有家室的男人揮不去三哩島核洩漏事故的陰霾。先前安全能源音樂人聯盟(Musicians United for Safe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爵士樂到底該怎麼欣賞、怎麼聽?愛樂電臺「台北爵士夜」、「藍調之聲」與「爵士在台灣」的主持人沈鴻元直接了當地說:「每個人的生活經驗不同,因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聽音樂,不用迷信評鑑。」這對很多把聆聽、欣賞爵士樂視為畏途的聽眾來說,無異是種莫大鼓勵,而沈鴻元會如此告訴聽眾不是沒有原因的。 完整文章
文/丹尼爾.列維廷 「浪漫情歌是一場騙局,把不知防備的小毛頭迷得暈頭轉向。我覺得美國人心理問題這麼多,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大家都是聽『濫情歌詞』長大。」法蘭克‧扎帕說。 瓊妮‧米契爾則說:「世界上沒有浪漫愛(romantic love)這種東西。它是古蘇美人發明的傳說,又在中世紀重新熱門起來,但絕對不是真的。浪漫愛的重點全都是『我』怎樣、『我』那樣,可是真愛的重點是『對方』。」 完整文章
文/馬世芳 整整 50 年前,1966 年四月的倫敦 Decca 錄音室,一個 21 歲的小伙子把一柄二手 Gibson Les Paul 電吉他插上 Marshall 音箱,音量鈕旋到最大,錄音師按下機鈕,他開始彈。就這樣,搖滾樂史第一位橫掃樂壇的「吉他英雄」誕生了。那個小伙子叫做 Eric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