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隻蟑螂身上,看到最激烈的母愛

文/劉庭妤 我的房間爬進一隻蟑螂。 如果蟑螂這回事像字面上一樣好解決就算了,但它不是,它不是單純只是體長八九公分的小玩意,如果將與此物的安全距離算進去的話,它無形的甲殼應該能塞滿整整兩個房間。這約莫是我現在持續坐在客廳,與我房間保持安全距離的原因,因為蟑螂就是如此巨大,多伸出一根腳趾頭皆要發紅感染。…

進戲院看《雪人》之前,你應該知道的事──尤.奈斯博的「哈利.霍勒」系列

文/犁客 「因為哈利是個悲劇英雄,所以他身邊的人會一直出事;哈利雖然是撐下來的那個人,但也是活得最辛苦的那個人。」 許多年前,尤.奈斯博在一次訪談中說了這麼一段話。 身兼作家、記者、經濟學者及樂手身分的奈斯博,創作了好幾個系列小說,其中以挪威警探「哈利.霍勒」為主角的系列作品,是奈斯博踏入文壇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