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落在我心中,一如雨溫柔地落在城市上

文╱魏爾崙(1844-1896,法國) 淚落在我心中 雨溫柔地落在城市上。 ──藍波 淚落在我心中 彷彿雨落在城市上, 是什麼樣的鬱悶 穿透我的心中? 噢,溫柔的雨聲, 落在土地也落在屋頂! 為了一顆倦怠的心, 噢,雨的歌聲! 淚落沒有緣由 在這顆厭煩的心中。 怎麼!並沒有背信? 這哀愁沒有緣由。 …

400年後仍無法取代、無可迴避──莎士比亞的當代神話

文/鴻鴻 莎士比亞是英國人,斷無可疑。但是,是否英國人才擁有詮釋莎翁的「正宗」權利,恐怕未必。 莎士比亞本來在英國文壇並非主流,遑論大師,要到十八世紀德國文豪歌德把他捧上天,才紅回英國。當代的莎劇詮釋,許多其他國家都玩得更起勁。德國的歐斯特麥耶把《哈姆雷特》演成癲狂小丑、《奧賽羅》演成同志情,法國即…

《青鳥》帶我們看見幸福的模樣

文/楊念穎 梅特林克:我雖然年邁,但我仍在嘗試 在西方文化語境中,青鳥往往被視為幸福快樂的象徵,比利時劇作家莫里斯・梅特林克在這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1908年,梅特林克以法語創作了童話劇《青鳥》,1911年在巴黎上演後,造成轟動,年近不惑的他更因此劇於同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後來梅特林克的妻子為了讓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