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我只要喝茶飲或咖啡,一定會把砂糖加好加滿,中和苦澀味。我相信,砂糖是人能夠買到帶來滿足感的物質之中最廉價的,不加白不加,即使清楚那樣對健康不利。後來,在老婆的悉心調教之下,現在不是喝無糖的,就是微糖,慢慢嘗到茶和咖啡的原汁原味,也就不再喝得下全糖。 完整文章
文/大衛.華勒斯—威爾斯;譯/張靖之 我們以為全球暖化只是資本主義主宰下的一個問題。事實上,資本主義正在全球暖化的威脅下,成了瀕危的制度。 不再有週期循環,只有經濟大死亡 你不一定要相信經濟成長是燃燒化石燃料創造的海市蜃樓,但氣候變遷會傷害經濟成長,卻是你必須憂慮的事。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學者項中君和米格爾(Edward 完整文章
文/金英夏;譯/胡椒筒 我教學生寫作的時候,問過他們這樣一個問題,「怎樣才能有效的讓讀者知道登場人物是富人,還是窮人呢?」很多學生給出了答案,其中最多人回答的是,藉由登場人物的穿著、房子和汽車來表達。如果是昂貴的衣服、大房子和德國產的汽車,那誰都會知道他是富人了。反之則是貧窮,穿著破爛的衣服,住在快要坍塌的房子裡,出門只利用大眾交通。 完整文章
文/史迪格里茲;譯/陳儀 印第安那州蓋瑞市(Gary)位於密西根湖南畔,那裡是我的故鄉。在資本主義的黃金年代長大成人的我,直到事後驀然回首,才發覺那是資本主義的黃金年代。當時的我並未感覺周遭的一切有那麼繁榮興盛,在整個成長過程中,我目睹大規模種族差別待遇與隔離政策、嚴重的不平等、勞工抗爭乃至偶發的經濟衰退等現象,而這一切的一切,對這個城市的樣貌、對我同學的人生,都留下令人難以忽視的影響。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