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超級Y 在今年五月,資本主義的一級玩家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說:「沒有教科書能夠預測到我們今天的奇怪經濟。」(no textbook could have predicted the strange economy we have today.)回顧過去二十年,這個「奇怪的經濟體制」有著各式各樣的複數型態:生態資本主義(Lester Brown, 完整文章
文/伊恩.弗格森;譯/宋治德 作者伊恩.弗格森(以下回答部份簡稱弗)在《社會主義評論》談到他的新書《精神疾病製造商:資本社會如何剝奪你的快樂》。 問:憂鬱症和焦慮症令人們感到像是現時的流行病,討論的熱度越來越高,而且經常與失業問題合起來談。為什麼心理健康的相關議題近期會湧現出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這個傳來傳去已經搞不懂最初到底是誰講的句子有好幾個版本,大意是「三十歲前不相信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是沒良心,三十歲後還相信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是沒腦筋」──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其實不能完全劃上等號,不過這個傳來傳去的句子,清楚地傳達出「人還很單純(或天真)的時候才會相信這種夢想長大一點就不會這麼不現實了啦~」的意思。 完整文章
文/盧郁佳(作家) 多年前,同事家住桃園通勤台北,抱怨當天早上因為捷運暫時停駛而遲到。即使捷運月台上,廣播含糊其辭「目前軌道發生異常」,但擁擠的人群個個心知肚明,有人臥軌自殺了。她說:「都要死了幹嘛還拖累別人,什麼時候不好死,專門選在大家趕打卡的時候來亂。」 完整文章
文/塩田武士;全文翻譯授權自「講談社BOOK俱樂部」 我們正活在「資訊世紀」。 網際網路成為最重要的基礎設施之一,整個世界也如洪水般急劇地變化著。街上的店鋪化為螢幕中的畫面、現金變成數字、各行各業的娛樂都數位化──在逐漸失去生活質感的時代潮流中,大部分的人都彷彿握著兩面分別為「希望」與「不安」的硬幣,困惑而迷惘。 完整文章
文/提摩希.史奈德;譯/劉維人 莎士比亞劇作《哈姆雷特》(Hamlet)的主角是個秉性正直的人。當邪惡統治者驟然掌權,他自然大為震驚。他被幻象縈繞,受夢魘踐踏,在孤獨無援之境,意識到必須重建自己的時間感。哈姆雷特說道:「時代已經大亂,啊可惡的命運,竟然注定要我扭轉乾坤 [01]!」 完整文章
川普上台後,全球都在問:美國怎麼了?八旗的Americanology試圖為台灣讀者提供多種觀察的視角。 《絕望者之歌》的作者指出,真正的問題出在家庭。大多美國底層白人出身於一個破碎的家庭,不僅從小無法獲得良好的照顧與教育,更缺乏對自己人生的期待與規劃。等到要靠外在力量來挽救,已經來不急了。傑德‧凡斯呼籲,底層白人不要再怪政府或財團了,想想自己能改變什麼,比較重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