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鴻鴻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為抗議勞基法修惡的絕食勞工而作〉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時間在你們手裡一週八天,一年六季你們是上帝,而我的肋骨和脊椎已經被你們統統收去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我會在駕駛的時候睡覺看護的時候夢遊蹲馬桶的時候吃便當抽菸的時候抱小孩而你們在開會的時候數錢度假的時候數錢打炮的時候數錢 其實根本不用數榨汁機的鉛管會直接通往你們家裡的保險箱 完整文章
文/陳翠蓮 一九二七年六月七日,舊幹部派決定改以臺灣民眾黨為名,重新提出政治結社申請。十七日下午,在臺中市東華名產株式會社辦公室召開政治結社會議。這時,林獻堂已離臺,他在五月十二日出發環球旅行去了。失去大老從中緩衝,同志們之間的恩怨情仇,更加赤裸裸地端上檯面。 北水南火、水火不容 六月十七日的會議,由洪元煌擔任主席,他是南投草屯的地主,一八八三年生。這日,出席會議者二十五人。 完整文章
文/斯溫.貝克特 很少棉花工人進入我們的歷史書籍。絕大部分人根本沒留下痕跡;他們經常是文盲,幾乎只要睜開眼睛都在忙著為生活奔波,沒有時間像比他們生活優渥的人一樣坐下來寫信或日記,因此我們很難拼湊出他們是如何過日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