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該如何提昇自己思考社會議題的能力?」在一些演講場合,我會被問到這個問題。

考慮到思考社會議題需要的能力其實很多元,這個問題的答案範圍很廣,每個人需要的也不太一樣。例如有些人找資料很有效率,但邏輯不夠好;有些人思緒敏捷但缺乏常識;有些人對社會制度熟悉,但遇到新議題容易卡住。在過去,我通常會確認一下發問人的強項和弱點,再給建議。不過最近讀的這本書,我想,凡是剛剛開始接觸和思考社會議題的人,應該都能從中獲益。

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是韓國人蔡社長寫的。蔡社長是韓國有名的知識傳播者,他的人文podcast拿到itunes 2015的韓國線上廣播第一名。藉由幾本相關的人文普及著作,蔡社長也在2015登上韓國一個暢銷排行榜的冠軍。

或許「別傻了我怎麼可能當總統?」本身就是一個問題

對台灣的多數人來說,自己身為總統的可能性,可能只在幼兒園或小學討論我的志願的時候出現過。到了青少年時期,我們漸漸認知到那(至少對自己而言)是不可能的事情,又或者在環境的影響下逐漸認為政治是好人不該碰的骯髒事。然後我們花費很多時間讀以後用不到的東西,藉由競爭得到文憑,藉由文憑得到不成比例地低的薪水。

我們很少想起這些事情有什麼關連。但或許它們之間的關連是,只要每個人都多花一點時間想

假若我是總統,我要怎麼管理這個社會?

那麼,也許我們現在就會過得好得多。我們常以為自己能做的是在既有的社會規則底下拼命提升自己,比較少想到:我們生活在民主社會,這些社會的規則,其實都是我們有權力改變,或至少可以間接影響的。

思考社會議題,需要「意義覺察力」

要怎麼思考社會議題?我們或許知道自己不喜歡目前面對的哪些困境(例如課業壓力大、被迫考大學卻不知道為什麼要考大學……),但是卻不見得知道這些困境要怎麼用比較巨觀的方式來看待。換句話說,我們不見得知道,自己面對的問題在社會議題上到底是哪種問題。假若我中了樂透,獎金多到我可以買一支超級保險的基金,一輩子靠利息過活,那我的課業壓力和學歷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但問題是,在這種情況下,只有我一個人的問題被解決,其他人遇到的類似問題還是在,而且,我們不可能藉由讓每個人都中樂透,來解決這些問題。在這種時候,我們面對的就是社會議題層次的問題。解決這個問題的第一步,是找到能比較完整看待這個問題的方式:我們得看出個別現象代表的社會意義。

英國哲學家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也重視對於社會意義的辨認,並認為這是好新聞報導的指標。在《新聞的騷動》裡,他指出:

新聞機構必須讓我們了解個別事件究竟歸屬於什麼宏大的主題之下。在一個週六夜晚發生於一座鄉下小鎮的毀損公物事件(「貝德福德公車亭遭少年塗鴉」),個別看來並沒什麼特別吸引人注目之處;但若是把這起事件納入一場漫長的發展當中,主題為「自由世俗社會在沒有宗教的協助下,試圖為社會成員培養道德行為所遭遇的困難」,也許就能夠看出這起事件所帶有的意義。

要從個別現象看出社會意義,我們需要具備某些社會知識,這些社會知識能讓我們知道,眼前某些既定的規則並不是天生如此。例如,如果你沒察覺「教育對未來公民的規訓功能」,那麼,當老師規定午休時間一定要睡覺,連偷偷把書放在抽屜看都不行,你可能就看不出這個禁令背後的功能和意義,以及它(可能的)更不合理之處。又例如,如果你沒想過「決定特定行業薪資水平的社會機制」當中的細節,很可能認為自己必須超時加班才能換得勉強溫飽的薪水,純粹是自己的能力不夠。

「意義覺察力」需要知識

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就是提供這類社會知識的一本書。蔡社長從「如果你是總統,你該收多少稅?跟誰收?」開始談,一層一層撥開社會運作的種種設定,重新檢討。這本書大半內容跟經濟學有關,在關鍵必要之處則佐以政治學、社會學和哲學。這些學科都能幫助我們觀察和診斷社會問題,但作者並不企圖傳授給你任何學科的完整概論,而是以問題為導向,將處理特定議題需要的背景整理好,讓容易綜合理解的方式鋪陳在書裡。隨著前後章節的關連,讀者可以看到蔡社長是怎麼把各種社會議題連在一起,例如說,這本書的一到四章的討論進展,大概可以整理成這樣:

第一章:我們應該對富人收更多稅嗎?怎麼收才可望達成效果?有哪些現實因素的限制?

第二、三章:說到頭來,一個國家需要收多少稅,似乎端賴國家對人民富有多大責任,責任越大,就需要越多「營運資金」。然而,國家應該做多少事情比較好?換另外一種問法,國家應該保障人民的「消極自由」就好,還是得進一步確保「積極自由」?

第四章:說到頭來,「國家是否需要保障積極自由?」這個問題之所以有討論價值,背後的原因之一似乎是,在現代資本主義社會,有些人認為資本家和投資人不公平地取得了太多財富,而勞工則不公平地過得太慘。然而,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職業差異?

藉由這樣連結不同層次的議題,《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可以協助剛涉獵社會議題的讀者了解如何實用那些常見的人文概念,例如資本家、共和、福利國家、積極自由,並且也更具體掌握這些概念之間的關連。

韓國跟台灣,以及大部分亞洲國家一樣:學生上課時數高,年輕人非常競爭、疲倦、不快樂。或許是基於教育背景,我們很容易認為這都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然而,蔡社長指出,現代社會的人其實有兩種活法:「第一種是讓自己去適應世界,尊重世界的秩序、接受現有的環境,並在這個環境中,進自己最大的努力生存下去。另一種則是讓世界來適應自己,抗拒世上的秩序與制度,努力改變現有的環境」。當然,改變世界是困難的,需要很高的知識門檻。考慮到這一點,你可以把《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當成第一塊墊腳磚。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政治家關注的該是什麼事?:

  1. 政治真的可以「只歸政治」嗎?
  2. 「占領華爾街」發起人大衛‧格雷:拒絕黑手黨資本主義!讓階級與階級權力議題,重返美國政治辯論中心
  3. 池井戶潤筆下小說再次登上螢幕,這次將挑戰日本政治圈

延伸閱讀:

  1. 哲學哲學雞蛋糕
  2. 護家盟不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