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康明 出發前往澳洲當天,我和智明在仁川機場正式宣告分手。 那天,智明開著他爸爸的車送我到機場。而窮得跟鬼一樣的我們家,即便多達五口人,卻連部車也沒有。如果不是智明,光是要把移民用的超大包包和行李箱帶到機場,都會是個大問題。 智明開車,我坐在副駕駛座,我爸媽坐在後座,移民用的大包包和行李箱,則放在後車廂。經過多番折騰,總算踏上出國的路。 完整文章
在各種小說與電影作品裡,假冒身分是家常便飯。 《不可能的任務》的伊森杭特,或《神鬼認證》的傑森包恩,總有各種不同護照,掩護特務身分。《天才雷普利》的雷普利,在殺人之後藉由維妙維肖的模仿,和各種算計與陰謀,成功取代死者的美妙人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