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建華 ◎收錄於二○二○年二月《狂飆一夢:臺灣民主化與沒有歷史的人》,廖建華影像工作室出版。 廖建華(一九九○~) 臺灣嘉義人,畢業於清大化工所,現為獨立影像工作者。紀錄片作品有《末代叛亂犯》、《狂飆一夢》,同時著有同名出版品。 詹益樺給蔡有全的信[1] 哥: 完整文章
文/Tony 黃育智 1927 年,是臺灣人非武裝抗日政治運動的分水嶺。在此之前,知識菁英團結在「臺灣文化協會」共同的旗幟下,從事文化啟蒙,以喚起民眾反抗日本殖民統治。在此之後,則因理念不同而分裂成不同的陣營。 右翼菁英認為臺灣的資本主義社會尚未成熟,因此應該先從事民族運動,扶持本地的資本家,以對抗日本帝國主義。他們設置臺灣議會,使臺灣資本家及人民取得政治權力,進而達成臺灣自治的目的。 完整文章
文/楊渡 第一章 鄉村教師 正是這個溫和斯文的的鄉村教師,以及全台灣蓬勃發展起來的農民運動,讓日本政府發動了全島性的大搜索。搜查之嚴密,「從屋頂的隙縫,到床底壁角」都不放過。……然而簡吉為什麼消失了? 壹 二○○四年,當大眾電腦董事長簡明仁首度公開了他父親簡吉的獄中日記時,七十五年的光陰已經過去了。但簡吉那彷彿革命者的自信與自在,知識份子的安靜與從容,竟有如再生般的重現眼前。 完整文章
文/胡發雲 那一年冬天,來得特別早。十月剛過完,北京已是一片冰天雪地。那時節,文化大革命正發生著一種微妙的變化。這世界革命的中心,在潔白與火紅,蒼涼與激越,美麗與恐怖的張力中,顯現出一種如夢如幻的曠世激情,不論是一七八九的巴黎,一九一七的彼得堡,還是一九三三的柏林,都不及其萬一。沒有親身經歷的人,無可想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