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曼娟 還沒有忘記的愛 自從母親失智的情況愈來愈明顯,我便調整自己的活動,更多一些時間留在家裡,讓她能感覺到我的存在。當我在廚房料理了晚餐,還為母親沖泡了菊花枸杞冰糖茶,看著她喝完一杯茶,服食了中藥,逗弄了一陣心愛的貓咪。七點半左右,為了讓我可以工作,於是,她到客廳看電視,將近八點的時候,我聽見她問印籍家務助理阿妮:「曼娟回來了嗎?」 完整文章
文/米米(迷路媽) 今天幫米米縫好破掉的睡衣和帽子上鬆掉的皮繩,還煮了溫泉蛋給米米吃。 DD洗了碗,幫米米整理了房間和書桌,還摺好洗乾淨的衣服。 米米說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米米,我們也覺得我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孩子。 ──迷路 數不盡的做家事的好處 完整文章
文/米米(迷路媽) 暑假前,DD學校有一場話劇表演,話劇社老師請DD扮演「頑皮搞怪大野狼」(老木覺得根本是真人真事搬上螢幕。) 對DD來說,那些台詞背得有些吃力,於是他跑去跟老師說:「老師老師,可是我有口吃耶!那我可不可以演一隻有口吃的大野狼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