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所愛時悲傷和哀愁是自然反應,但要專心想著摯愛,不要想著悲傷

文/達賴喇嘛、戴斯蒙.屠圖、道格拉斯.亞伯拉姆;譯/韓絜光 在很多方面,悲傷這種情緒讓我們願意尋求彼此的支持和扶助。大主教闡述這一點時形容得很美,他說:「如果因為凡事順心如意,我們才有今天的交情,那我們不算真正親近彼此。是那些困頓的時光、那些痛苦的時刻,是悲傷和哀愁,將我們緊密交織在一起。」因為悲傷…

身體的疼痛很難受,所以我們會努力避免;心裡的痛苦也一樣,必須培養精神的免疫力

文/達賴喇嘛、戴斯蒙.屠圖、道格拉斯.亞伯拉姆;譯/韓絜光 「其實很簡單,」達賴喇嘛說道:「大家都知道身體的疼痛很難受,所以會努力避免。不只治療疾病,我們還希望預防疾病,想辦法增強身體的免疫力。心裡的痛苦也一樣難過,所以我們同樣應該想辦法緩和它。要做到這點,方法就是培養精神的免疫力。」 「精神的免疫…

第一碗冰淇淋的滋味總是無與倫比,第二碗還算可口,第三碗已經消化不良

文/達賴喇嘛、戴斯蒙.屠圖、道格拉斯.亞伯拉姆;譯/韓絜光 一心只追求享樂,永遠不會滿足,這項特性在科學上有一個專有名詞,稱為「快樂水車」(hedonic treadmill),名稱源於古希臘一個思想學派,該學派相信享樂是至極的善。歷史上自有敘事文化以來,這種享樂主義(Hedonism)始終不乏追隨…

我們如何面對人生中看似最陰暗的阻礙,才會決定我們成為怎樣的人

文/達賴喇嘛、戴斯蒙.屠圖、道格拉斯.亞伯拉姆;譯/韓絜光 道格拉斯提問:「大主教,種族隔離期間,您和您的國家同樣備嘗煎熬。而且就連私底下,您也得對抗癌症病痛,應該說,您現在就在對抗它。很多人生病是很難感到喜悅的。您卻能一邊面對痛苦一邊保持喜悅,為什麼您做得到?」 大主教答道:「我受到很多人的幫助,…

屠圖大主教:我的「武器」一直是幽默,尤其是自嘲

文/ 達賴喇嘛、戴斯蒙.屠圖、道格拉斯.亞伯拉姆;譯/韓絜光 這一星期最令人驚訝的一點,是我們有多少時間在笑。有些時候,達賴喇嘛和大主教看起來不像兩位崇高的精神導師,倒像是一對相聲拍檔。他們開玩笑、笑鬧、拿平常虔誠的行為開玩笑的能力,如此理所當然地違反了眾人期待。看到達賴喇嘛和大主教走進酒…

憤怒和恐懼其實很近,我們害怕得不到需要的東西

文/達賴喇嘛、戴斯蒙.屠圖、道格拉斯.亞伯拉姆;譯/韓絜光 壓力來源一定存在,問題並不在這裡,壓力單純只是大腦用來標記某件事很重要的方法。問題在於──或者應該說契機在於──我們如何回應這些壓力。 伊普和布萊克本解釋說,會損耗端粒的並不只有壓力,我們對壓力的反應才是最重要的。她們鼓勵大家培養「壓力復原…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那種相遇,甚至可能改變人生

對很多讀者而言,台北國際書展就是去逛攤位買書跑活動,但對一部分出版從業人員而言,那不只是擺攤賣書辦活動,還是與國外書探、經紀人、版權代理及編輯見面討論的時間;而在法蘭克福及倫敦等幾個以業內交流商談為主的國外大型書展裡,更可能讓參加者有許多奇妙遭遇。 天下雜誌的編輯許湘就有這樣的經驗。這類經驗有時會讓…

【讀墨閱讀榜:這本大家讀最久!】Vol. 21:總會身處黑暗,但總能快樂起來

有些人的快樂是「每天準時下班」這類小小生活目標,有些人的快樂是「把快樂分享給世界上其他人讓所有人都能快樂」這類宏大生命願景;雖然有小有大,但「快樂」本身沒有什麼優劣之分,重要的是,「快樂」不是個空泛的東西,它其實很具體,每個人都可以參考別人的地圖,但每個人也都得找出自己的道路。 因為從家庭、學校、國…

他是被父母遺忘的孩子,卻帶著父母重新尋回快樂

文/李偉文 我們都知道報復無濟於事,就像莎士比亞說:「我寬恕所有人,儘管人們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仍然和他們和好,我絕不用黑色的怨恨來建造我的墳墓。」我們也了解,只有寬恕能讓自己內心平靜。但是說起來容易要做到很難,假如別人深深傷害了我們,或者毀掉了我們最寶貴的心愛事物時,要原諒就真的很不容易。 要說道…

【讀墨閱讀榜:這本大家讀最久!】Vol. 04:灑狗血的情節特別吸引人,因為⋯⋯

上個世紀的八點檔,這個世紀的鄉土劇,總有人認為這些影視作品的內容太浮誇太煽情太灑狗血太沒極限,這些評論有部分的確沒錯,但卻忽略了另一個明擺著的事實──很多觀眾長期收看這些劇集。重點在這些影集雖然看來誇大荒誕,但內裡與優秀的創作一樣,準確掌握了人的深層欲望、反應了人的真實特性。 這回的讀墨閱讀榜,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