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會有那麼一瞬間,發現自己好似隱形般地走在路上, 其實不特別難過,也不特別開心,好像也不會再有別的什麼了。 突然,一陣陣聲音傳進你的耳朵,好小好細,幾乎快聽不見了。 再仔細聽聽。 故事,已經開始了。 第一場:「暫時無法安放的」Standing Room Only 一個錯誤的秘密裡,讓這個家結成一個空心繭。 她像一顆被打進媽媽身體的子彈,最後自己變成了一把槍。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鄧九雲,一個復古又文青的名字,正職是演員,但自從 2013 年出版第一部文字作品後,年年都出書,投入創作的心力比演出還大,冠她「作家」頭銜,卻不太能被她欣然接受,因為「我沒想過要當作家,我只是在分享一些故事,而且在台灣一講作家,就容易跟愛看書的人圈在一起,但我更希望分享給那些原本不見得愛看書的人,你不閱讀沒關係,我可以演給你看。」 完整文章